淘宝问题,有问必答!

开店网 > 淘宝热议 > 正文

京东全资收购华冠超市(京东买华冠股份)

时间:2022-07-02 02:40:01编辑:开店网小编首发来源:开店网阅读量:分类:淘宝热议

摘要:京东全资收购华冠超市 新增线下门店86家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周应梅 6月16日,启信宝信息显示,商超品牌北京华冠商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冠超市”),已成为京东世纪贸易

今天由开店网小编老师来给大家分享开淘宝网店的干货,大家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可以及时私信给老师,以下是关于京东全资收购华冠超市(京东买华冠股份)的内容,分享给开店网的小伙伴们!

京东全资收购华冠超市 新增线下门店86家

京东全资收购华冠超市 新增线下门店86家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周应梅6月16日,启信宝信息显示,商超品牌北京华冠商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冠超市”),已成为京东世纪贸易集团成员公司,由京东孙公司江苏卓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持股。这几年京东频频布局线下业态,通过收购华冠超市也快速新增86家门店。

拿下华冠超市

启信宝信息显示,华冠超市共有门店75家,共有员工1396人。华冠超市对外投资了6家公司,其中投资公司涿州市华冠超市有限公司在涿州市共有11家门店。2020年中国百强连锁企业,华冠超市排名第75。而华冠超市开店历史则较为久远,第一家店开设时间可追溯到1995年,之后从北京向河北保定市管辖的县级市涿州拓展。

华冠超市的企业法人和股东于2021年3月31日变更为江苏卓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变更之后,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零售集团大商超全渠道事业群总裁冯轶也将到华冠超市担任董事长,京东7FRESH新任负责人郑锋也是董事。

事实上,早在2014年,华冠超市与京东就签订了O2O战略合作意向协议,华冠超市当时就在京东开设了线上店“华冠生活在线”,不过试水一年后因订单量少也下线过。记者搜索得到,在京东商城可以选择就近的华冠超市门店购物,并有配送到家服务。今年4月,北京首家京东母婴生活馆也开进华冠购物中心店超市。

在超市业态上,此前京东还与沃尔玛、永辉、华润万家等连锁品牌有合作。沃尔玛是京东的第二大机构股东,持有京东9.3%股份。而京东方面则持有永辉近13%的股份,2015年投资45亿元入股10%,之后持股有所增加。而京东控股子公司达达与华润万家合作也进一步升级,华润万家旗下1600家门店已上线京东到家。

“自营+收购”布局线下

京东这些年也在不断尝试自营线下店。京东的线下超市业态7FRESH(七鲜超市)在2018年2月开出第一家店,官网显示,目前共24家门店。2018年京东曾表示,计划在5年内开设1000家7FRESH生鲜超市店。不过后续门店扩张计划有所放缓,也经历过关店,京东7FRESH也进行过多次人事变动,第一任负责人是王笑松于2019年4月卸任,之后王敬接任,今年1月新任负责人则是此前在沃尔玛任职过的郑锋。

区别于过去7FRESH大店,2020年京东尝试社区生鲜店,连开多家七鲜生活。大众点评显示,北京已开业的七鲜生活共有13家门店,待开业3家。七鲜生活的扩张速度要更快于七鲜超市。

华冠超市近几年也在生鲜品类上发力,第三方平台上华冠超市管庄店水果和蔬菜等生鲜品类被推荐到页面最前端。据悉,华冠超市肉和生鲜蔬菜类商品也以产地直供、基地直采为主。收购华冠超市后,京东在超市生鲜方面也将得到补充。

京东的线下布局也朝多业态发展。去年7月京东就全资收购了五星电器,同时也战略投资福建便利店品牌见福便利店。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京东又在济南开出了首家京喜便利店,与京东便利店一样将采用加盟模式,这也将助力京喜便利店快速拓展。

京东7FRESH迎来彻底变革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未来消费APP”(ID:lslb168),作者:谢康玉,36氪经授权发布。

京东7FRESH迎来彻底变革

京东7FRESH需要更清晰的发展路径。

京东7FRESH经过整整3年的发展,再次迎来换帅。

正式上任不足两年,京东7FRESH的负责人王敬即被轮换。接任他的人选,依然是从外部引进而来的职业经理人——来自沃尔玛的郑锋。

昨日有媒体报道,京东7FRESH换帅,郑锋将接替王敬担任新的负责人,而王敬将有新的人事任用。36氪-未来消费了解到的情况,王敬的人事信息在今日已经更新,目前其已转岗至国际事业部,汇报向闫小兵。

不断测试的7FRESH

王敬于2019年4月正式任命为京东7FRESH负责人。此前,曾一手将打造起来7FRESH打造起来的王笑松,京东2019年4月的核心高管轮岗计划中被调岗。

王敬于2018年8月加入京东,在此之前为7FRESH首席战略官。加入京东之前,王敬曾先后担任美国超市企业普尔斯马特中国区商品总监、物美超市高级副总裁、罗兰贝格全球合作人、华润万家首席运营官等职位,后创立了新零售公司优吉客。

王敬接任之后,京东7FRESH的开店策略有了一个大的变化,从原来单一的大店模式,开始向多业态发展,甚至释放出会开放加盟。京东对这种非直营模式的官方口径是OFC(Operational Field Consulting)模式,即赋能其他商超,比如近日就在河北唐山,通过合作方式,开出了一家「七鲜·家万佳」美食生鲜超市。

而京东也在原来的七鲜超市大店模式之外,又增加了主打家庭日常购买mini业态的七鲜生活,还有围绕着Office白领场景、内设酒吧的七范儿。

唯一的一家七范儿,今年7月——开业6个月之后,因为疫情原因,选择关店。不过近日,七范儿又改头换面,以“七范儿·酒”的新名字,在北京大兴大悦春风里开出。不过从公开信息中我们看到,“七范儿·酒”的一些关键词:“首店”、“七鲜超市再开新店”,意味着今年2020年7月份七范儿银河SOHO的项目,已经彻底被内部否定。

七鲜超市和七鲜生活情况也没有太多扩张的迹象。36氪-未来消费了解到的情况,目前7FRESH三个业态加起来也就30多家门店。其中有10余家都是在2020年12月密集开起来的。目前七鲜超市官网可查的门店是12家,也就是说其他基本就是社区门店。

2018年1月在京东亦庄总部开出首家店,3年间仅开出30余家门店,7FRESH确实速度慢了。同类型新物种模式的开创者盒马,截止2020年9月30日,在全国的门店数已达到222家。盒马现在的开店速度、品牌影响力、业务创新、基础设施的搭建上,确实达到一个很成熟的品牌地位。

其实在王敬接手当初,7FRESH就已经进入到了开店缓慢、踌躇不前的阶段。

2018年5月,王笑松曾在京生鲜2018年战略发布会上宣称,7FRESH要在2018年年底前开出50家门店,5年内在全国铺1000家门店。然而到2018年底,7FRESH只开出了10家门店。

这让7FRESH在当时就为外界所奇怪其发展节奏。当时刚刚接任负责人职位的王敬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5年开1000家店的目标依然可以实现,但是开店方式发生了变化。“这1000家店不一定是我自己开,我可以跟合作伙伴一起来开。”

不过如今看来,除了和合作伙伴一起开店,以及开出几个新业态门店,其他的目标均没有实现。这大概率也是王敬转岗的原因之一。

对比王敬在接任时的门店数,7FRESH的开店速度并没有提升,反而继续在不断试错。

主打Office场景的七范儿,首店在开业仅6个月就关店,就可以看做一次过于激进的试错。没有了蔬菜肉类,主要售卖一些小规格包装的水果、网红零食、轻食简餐。此外最具争议性的一个做法,就是把酒吧装进超市,酒吧、餐饮占据了门店的一大块面积。

用非常直观的说法来形容,这个激进的新业态,混搭了太多场景矛盾的功能。一个飘着烧烤味、拥挤的大排档里,喝着精酿、洋酒的体验,真的是目标受众想要的体验吗?

这家店某种层面上来说是有点过度创新了,太想一次性在首店里塞进太多东西:餐饮(一日三餐+早午茶)、个性体验(第三空间式的休闲)、个性化购物(美酒+美妆),以及拥有到店、到家、预定自提等诸多运营要素的创新业态。结果在2020年上半年的北京疫情强管控措施下,导致来客寥寥,不得不暂停歇业。

最近改头换面的七范,不在将什么超市里面装酒吧,下班后小酌两杯的概念,而是变成了“葡萄酒体验店”,也就是说相对于普通超市,会有更多的酒类陈列货架,消费者可以在吧台现场体验,但不再是超市里面装酒吧的奇特模式了。

而从“首店”这样的宣传口径也可以看出,七鲜内部也在有意无意的避开与之前的七范儿扯上关系,某种程度也宣告了上一个模式遭遇内部彻底的否定。

7FRESH缺的不是一个负责人

除却个别的尝试失败,整个7FRESH放到如今的生鲜超市赛道,其实是没有形成太强的竞争壁垒。

王敬上任之处,提出的“优化、创新、协作”的战略背后,对应着3个核心能力建设:第一,通过建立垂直供应链、在重要商品上形成集约采购优势、打造自有品牌和独家商品,形成供应链中台;第二,增强全渠道技术管理上的能力;第三,增强运营优化能力建设。

首先目前从7FRESH的门店规模来说,并不足以实现在商品端集约采购优势,即便是加上京东生鲜电商目前的采购规模,因为7FRESH的商品其实来自京东垂直供应链、7FRESH研发供应链、7FRESH本地供应链,三条路径,而后两者占据了门店商品的大部分。

尤其做的又是生鲜生意,本地供应链是很重要的,而拿一个北京5家门店的规模来说,实难在本地供应链上形成什么优势,即便是举全国门店之力,30多家门店也很与永辉这样的巨头相提并论。

于是我们看到,首店之后,7FRESH在餐饮上放弃了全自营的重模式。在商品上,经过这两年的发展,也没有形成自己在商品上的供应链壁垒和品类组合又是。虽说商品较一般大卖场“高端”了不少,但依然以大货为主。这意味着7FRESH只是在原来的精品超市的基础上略有升级,或者说并没有形成与普通精品超市的明显区隔。

在这个基础上,去横向竞争,就难免又陷入到了过去零售商的价格战当中。反观盒马,过去一直在商品力上做文章,如今走进一家盒马,满眼都是盒马自有品牌商品。其自有品牌几乎涵盖了从生鲜到日用品的全品类,占比可以达到全部商品的20%。

当然了,盒马能做这些事情,是因为从盒马目前的门店和用户数规模来说,是支持它去对供应链进行重构的。如果说只是几十家门店,做自有品牌商品也是不现实的。

同时,过去几年盒马也一直不计成本的进行多供应链网络的搭建。目前在物流端,盒马在全国已经有3个产地冷链仓,6个销地鲜活暂养仓,44个销地常温和冷链仓,16个销地加工中心,它们撑起了一个生鲜商品能够快速从田间到门店的网络。

所以说,刨除战略、团队等方面,不计成本的投入,也是盒马如今与7FRESH拉开明显差距的原因,而这就又回到了7FRESH前进迟缓的原因。

有人说,7FRESH前进迟缓的原因,或许来源于7FRESH主观上的动摇。毕竟开店就是要赚钱,如果帐算不过来自然会自我怀疑,显然7FRESH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在短期内看不到收益的事情。那么一旦目标不明确,就难免在投入过程中踌躇不前。

关于京东7FRESH,乃至京东生鲜业务,究竟想做什么样的事情,以什么作为核心竞争壁垒,可能连7FRESH内部并没有达成一个坚定不移的长远目标。至少从一次次的对外发声来看(2020年都没有什么发声),我们并没有听出一个清晰的关于长远发展的逻辑。

这又要说到京东7FRESH项目诞生的背景。2016年1月,盒马的第一家门店上海金桥店正式开业,此后各种以生鲜+餐饮的超市新物种就纷纷出现,不仅是美团、苏宁这样的新晋选手,老牌零售们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新业态门店。

线上线下一体化创新的产业高峰期,谁都不敢错过这波潮流,于是京东的7FRESH也来了。从2018年1月那个时间点来说,京东已经是反应比较慢了,这也让人不免揣测,7FRESH存在跟风式创新的可能。

不过既然已经敲锣打鼓的开始了,京东自然也是想把这件事做好的。于是在2019年京东内部大轮换的背景之下,不惜从外部挖来职业经理人,替换下了京东老人王笑松。京东当时对王笑松操盘的7FRESH的评估,很大一个原因,就是认为投入资金过重,回报周期太长,过程风险太大。

当时的京东大概认为,7FRESH需要一个高人,带领其走入新阶段。现有的人和模式,都不足以让7FRESH有跨越式的大突破。于是,京东挖来了王敬,甚至为了挖来他,花钱收购了其名不见经传的创业项目“优吉客”。

而从过去的发展情况来说,7FRESH依然发展缓慢,不但没做出什么突出成绩,反而是在不断的试错。

于是,7FRESH又从沃尔玛挖来了曾任沃尔玛华东区运营副总裁的郑锋。从此人的履历来看,虽没有王敬那样丰富,但却是从沃尔玛一路成长起来的老零售人,在沃尔玛有着二十年从业经历。而且据说其实沃尔玛新店建设的主要贡献者,过去十余年一直在负责沃尔玛中国的新店发展、既有店改造的整体管理工作。

从履历来看,是7FRESH目前需要的人,作为从线上发家的京东,其实并不擅长线下生意,尤其是生鲜这么复杂的生意。从王笑松到王敬,京东已经有意识的在为这块生意找一个更懂线下实体的人,但过去半年的成绩京东显然是不满意的,于是又火速换帅。

沃尔玛的招牌、二十年的零售从业经验,看起来都是如今的7FRESH如今需要的,只是不知道,如今的京东是否想清楚了7FRESH要走的路,亦或是京东就是需要新负责人来给出一个方案。但是对于新的一套方案,京东能给到多大程度支持,以及在目前远远落后的现状下,市场和竞对又是否留有足够空间留给7FRESH,就未尝可知了。

7FRESH最值得重视的,应该是王笑松时代打造的模式(类似盒马),目前已经错过了市场发展的黄金周期。王敬时代打造的模式(过于激进),已经验证并不符合顾客的实际需要。

7FRESH,需要来一次彻底的模式变革。

京东便利店是哪国的?

京东便利店是中国的,京东便利店是对小店的升级,将京东的品牌、供应链、运营、科技创新等能力赋能给小店,并通过提供模块化的场景化运营服务,让店主根据消费场景需求进行差异化选择,进而实现门店在品类、形象、经营能力上的升级。京东的品牌与标识带给京东便利店品牌升级感的同时,也是给优质门店的背书。京东便利店对于门店的红线是不允许假冒伪劣商品,并逐步培养其在掌柜宝上进货的习惯。

在费用上,京东便利店免去门店加盟费、培训费、管理费等科目,只保留质保金,用来督促店主保证正规合法持续的经营,从而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开店网小编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京东全资收购华冠超市(京东买华冠股份):http://www.52zpi.com/reyi/52753.html

相关搜索

专题